趣彩彩票下载客户端手机端

老管自然是相信主公的他日主公定能有所成就而

  管亥是越说话就越多,也可能是好久都没和人说什么了。
 
    他说着说着就讲起了自己的身世,管亥的家在当地虽然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也有些小钱。
 
    他父亲是个小商人,只有管亥这么一个孩子,当然是爱护得不得了。管父走南闯北做生意,但他却不想让管亥和自己一样。也许做生意赚些钱是没问题,但实在是没地位,让人看不起。
 
    所以从小管父就逼着管亥读书,但管亥哪是那块料,除了会认字写字之外,你让他看书他就头疼。
 
    管亥不好读书,但偏好武。他父亲自然也是发现了,一想读书是不行了,那学武也比当商人强。就这样,他父亲花重金请会武的来教管亥武艺,但他父亲能请来的也不过就是三流水平的武者罢了。
 
    所以经过了十多位三流水平的武者传授武艺,管亥又刻苦了十多年,他的水平也成了三流,虽然在三流水平里是首屈一指,但终究也还是三流。
 
    后来管亥得罪了一家有钱有势的人,他倒是没怎么在意,但他的父母却被人报复杀害了,而管亥那时正出门在外,所以躲过了一劫。
 
    等他再回家的时候,发现父母都被人杀害了,管亥发誓一定要报仇。经过了几个月的调查,终于找到了仇人,于是在某个黑夜,管亥杀入了仇人的家中,把仇人一家都杀了。
 
    杀完人后,他连夜逃跑,经过了几天的奔命,管亥跑到了青徐交界的地方。结果被一伙人打劫,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就和山贼头目战在一处,对方也不过是三流水平,但和管亥还是没法比,最后被斩落马下。
 
    其他山贼一看当家的都死了,把他们吓坏了,纷纷下跪求饶,还有一个说让管亥接管山寨。
 
    管亥一听,当山贼就当山贼吧,乐得逍遥自在,反正如今自己也已经走投无路了,就这样他当上了山贼头。
 
    不过别看管亥读书不行,但他也知道盗亦有道。他在山寨约法三章,只打劫过往有钱的人,不可伤人性命,以劫财为主。
 
    前几年,管亥亲自劫了一票,但财物没见着多少,反而劫了个快死的人回了山寨。
 
    找医者抢救,最后医者也回天无力了。那被劫的人临死前给了管亥一卷刀法,说是祖传的,可惜自己资质不够,根本就没法学会多少。如今自己快要死了,家里更是没别人,刀法只能传给管亥,说完,人就咽气了。
 
    要说这刀法确实高明,管亥练了几年,水平就提高了。这回捡到宝了,管亥所想不错,这刀法如能练得大成,那最后怎么也是二流上等的武艺,可惜如今管亥还没达到,不过是时间问题。
 
    经过了管亥这么些年的经营,山寨从最开始的不到二百人到了如今的近七百人。而这么多年也都只有他一人做主,不是管亥想一人把持着山寨,实在是他们山寨没什么人才。他的手下,最多当个小头目领个近百人,多了绝对是管理不来,当家做主终究还不够。
 
    马超听了管亥的话后,对他也算是有了一些了解。今年管亥二十六岁,在山寨也当家五六年了,这山寨从上到下都对他很敬服,能做到如此程度已经很不错了,这都是在马超意料之外的。
 
    “管当家的,不知另一个山寨是何情况?”马超向管亥问道。
 
    “说到他们我就来气!”管亥气愤地说,接着就给马超讲起了另一个山寨的情况来。
 
    另一个山寨离此不到百里,但人数有一千多点儿。当家的有五个,是五个亲兄弟。这五人分别是朱龙、朱虎、朱熊、朱豹和朱狼。合起来就是龙虎熊豹狼,他们有个绰号叫做朱家五雄。
 
    这朱家五雄占山头立山寨近十年了,老大朱龙年近四十,最小的老五朱狼都二十五了。至于管亥为什么一提到他们就气愤,这当然不是没原因的。因为他们这两山寨都彼此看对方不顺眼,尤其是朱家五雄的山寨,他们一心想吞并管亥的山寨,但碍于管亥的武艺和山寨的实力,所以一直也没敢动真枪。
 
    管亥看他们更不顺眼,觉得朱家五雄的山寨就是败类,除了拦路打劫之外,他们山寨乱杀无辜那是常有的事,而且经常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管亥也有心消灭他们,但奈何己方实力不足,火拼的话最多也就是两败俱伤,而管亥也没把握能把朱家五雄一次全部杀了。
 
    如果说只杀了一两个,而剩下的都跑了,不能斩草除根,终究是祸患。他自己倒是没什么,但手底下还有一帮弟兄呢,所以像这样没把握的事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有人也许会说,为什么官府就不管管,是啊为什么不管呢。这还不简单吗,如今的大汉,占山头的不少,但真正有人去管的并不多。
 
    大汉不是没有忠臣良将,但如今汉帝刘宏开始卖官,更多的地方官吏绝对不是为了给百姓做事才当的。你让他们去捞钱中饱私囊,压榨百姓,这他们都拿手,但要说为百姓为国家做点事却很少。
 
    出山贼了,那就派兵去剿灭吧,地方的战斗力实在不行,打不过山贼就跑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要说实在的,还是没人想管,至少青州没人管,真要是有人想管,青州军一到,再多的山寨也都平了,所以根本就指望不上官府什么,这也是管亥和朱家五雄的山寨一直能得以存在的原因。
 
    管亥一直是有心做好事,但却没那个实力,不过今晚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和马超接触了这么一会儿,时间虽短,但管亥觉得马超是个非常正直的人,如果让马超帮忙,那么此事八成是没问题。马超的武艺他很清楚,更重要的是他旁边还有一个呢,管亥觉得崔安更不会是善茬。
 
    不过他却不好意思开口,和人家非亲非故的,凭什么让人家帮忙。虽然是做好事为当地除害了,但人家能不能答应还是两说呢。
 
    犹豫了半天,最后管亥一咬牙,自己这张老脸是豁出去了,说什么也得求得这马公子的帮忙。
 
    正在这时,马超说话了:“不知管当家的在想什么如此入神?”
 
    管亥连忙回过神来,“公子折煞在下了,千万别再叫什么当家的,就叫我老管就好!”
 
    有求于人,管亥放下了姿态,再说人家也饶了自己性命,一个称呼什么的不重要。
 
    “好吧,老管你是不是有事不好开口?”马超看出来了一点儿问题。
 
    “不瞒公子说,我是有事相求!”管亥也不管能不能成,直接就说了。
 
    “不知是何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马超也有些好奇,管亥有事求他,他也乐于帮忙。
 
    “公子都这么问了,我老管就直说了!”
 
    接下来管亥就把想让马超帮忙的事说了出来。
 
    “你所说不错,像朱家五雄这样的败类是该早日铲除!放心吧,他们这回都跑不了!”
 
    管亥一听马超这么说,终于放下了心来,刚好饭都吃完了,有人撤下了席,马超和管亥则留了下来,崔安则是吃饱喝足去睡觉了。
 
    “公子是有话要说?”管亥察觉出了马超是有事找他。
 
    马超点点头,“老管啊,你是想一辈子都当山贼,占山为王吗?”
 
    管亥一听就是一愣,他没想到马超问了这么一句,心说你当我想啊,但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吗。
 
    “公子你也知道我老管这也是被逼无奈,这几年来,我也想过去投军或者做点儿别的,但还是舍不下我山寨的这帮弟兄们。大家一起出生入死也五六年了,我老管怎么能一个人去享富贵而把弟兄们抛下!”
 
    管亥这说得都是真心话,马超也能感觉得出来。以管亥的本事来说,投到凉并幽的军中,他混几年就能当上官,但他没那么做,确确实实如他所说的那样,放不下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们,自己是有出路了,但其他人呢。
 
    “老管你相信我吗?”马超问道。
 
    “公子此言何意,我老管自然是相信公子你的了!”管亥确实很相信马超,因为在他眼里,马超根本就没什么必要骗他。
 
    “如今时机未到,等时机到了,一切自然会见分晓!”马超说了句让管亥一点儿也听不懂的话。
 
    “这,公子,我老管听不懂!”
 
    “你不用懂,只要记住这句话就行了。不出五年,我一定让你们有个更好的出路!”马超坚定地说道。
 
    “如此就太好了,公子大恩我老管是无以为报!”管亥相信马超有那个本事让自己这帮弟兄们有更好的出路。
 
    “老管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干一番事业吗?”马超觉得如今的条件成熟了。
 
    管亥也明白马超的意思,他只是顿了几秒钟就答应了下来,他大礼参拜马超:“主公在上,受我老管一拜!”
 
    马超赶紧扶起了他,“老管你放心,时机到了我自然会为弟兄们谋个更好的出路。如果我做不到,你也不必再把我当主公!”
 
    “主公不必如此说,我老管自然是相信主公的,他日主公定能有所成就,而弟兄们也会有更好的出路!”这是管亥的真心话,以后等马超做大事了,自然也就让弟兄们有更好的出路了。
 
    管亥此人虽说没什么头脑,但也不是随便就拜主公的。他之所以拜马超为主,也有他自己的一些考虑。
 
    第一马超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年轻正是资本,是优势。如此年纪就有如此武艺,如此本领,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管亥觉得让弟兄们跟着马超绝对比如今有前途得多得多。
 
    第二就是管亥觉得马超是个正直能为百姓做事的人,这从谈话中能感觉出来,而且请他帮忙对付朱家五雄他也答应了,这样的明主自己是值得投效的。
 
    最后就是马超之前饶了自己一命,要不自己还哪有机会在这说什么。主公既然看得起自己,那自己还有什么不效犬马之劳的地方。
 
    所以管亥觉得追随马超是不错的选择,而事实也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
 
    若干年后,管亥还总在后辈面前说自己这辈子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就是当年决定跟着主公,还说自己早就看出来了主公一定能成大业,当然一般后半句都是没人信的。
 
    “此事你先别说,到时候我自然会亲自和弟兄们解释的!”马超叮嘱管亥。
 
    “诺!一切都听主公安排!”管亥拜马超为主公后,表现出了一个下属应有的样子来。
 
    “好,此事暂时就这样,咱们再研究一下朱家五雄山寨的事!”
 
    听马超这么一说,管亥心中高兴,于是就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都和马超讲了,马超对朱家五雄的山寨情况也大致有所了解。
------------
 
第四十五章 管亥相商除五害
 
    朱家五雄每个人的武艺水平都是三流,虽然是三流,但也是三流中顶尖的水平。
 
    而之所以五人能拉起这么多人的队伍,是因为五人也小有本事,知道恩威并施。对手下人大方,不过手下人要有惹他们不高兴的,他们杀起人来就和吃饭喝水也没什么区别。所以他们的山寨,虽说没什么规矩,但手下人都怕那五个当家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到了谁,然后就脑袋搬家了。
 
    像这样的情况,在马超眼里来看,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这倒不是他小看他们,马超觉得朱家五雄手下的人不过是最简单的利益结合,山寨人多那是因为没什么规矩,是个人就能入伙当山贼,当然这不是朱家五雄不下心,刚入伙的人怎么也接触不到什么核心的。
 
    然后就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抢,只要你有把握,所以他们山寨早就被人恨透了。不过谁也没那本事把他们灭了,直到今日,人家山寨依旧挺立在那,山寨的人依旧活得很滋润。
 
    但马超知道,如果朱家五雄被人杀了,那有心为他们报仇的绝对没有几个,所谓树倒猢狲散,大多数的人必是自顾自地逃命,这就是现实。
 
    “好,对方的情况我已有所了解,明日我们再仔细商量对策!”
 
    “诺!全凭主公安排!”
 
    管亥说完就赶紧让人带马超去房中休息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也不迟,但可不能让自己主公累到。可以说管亥是相当入戏了,这才拜了主公没多久,就已经为自己主公着想了。如果马超知道这些的话,他会为管亥的想法感到欣慰的,这个属下可没白收啊。
 
    马超进了自己的屋后,就躺下休息了,赶了几天的路,他确实挺累。
 
 
版权所有:趣彩彩票下载客户端,趣彩彩票手机APP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