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彩彩票下载客户端手机端

刚刚结束了例行查房的冷大夫正在大门口翘首以

  这还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至于这个广场上的事件的后续,已经不是他这位急需清理的媒体人所要关注的了。
 
    因为这些已经平静下来的工人们终于在广场边缘的小角落中,将那个自以为隐藏的不错的负责人小团体给揪了出来。
 
    若不是及时赶到,控制事态进一步扩大化的派出所的干警们的帮助,怕是这位以李主任为首的小团体,今日就要交代在这个荒凉的小广场的坑道内了。
 
    是的,这些愤怒的工人们,将这些躲在一旁看了许久热闹的负责人们给扔到了那个曾被城管队员们所肆虐过的坑洞之中,民警同志们若是晚来一步,他们就会成为第一个被浅粪坑给臭死
 
的人。
 
    因为这个时节,就要到07年的年底,为了在过年的时候能够拿钱回家,这些工人们可是下了死力气的。
 
    他们拿着耙子,铲子,竹竿,在坑边奋力的捅着这些人,一旦发现有人有成功攀爬的迹象,那是走上前去就补上一铲子。
 
    让那群被推入坑下的人们,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这也为民警后续的解救工作,带来了十分大的麻烦。
 
    他们其中的一个嫉恶如仇的小姑娘,还明晃晃的对着那几个穿的相对利落的工人们悄悄的嘱咐到:“你们做的不错,没有闹出任何的伤亡,我们警察这一方也无法给你们定性。”网首发
 
    “就应该让这群吸血鬼们尝尝厉害,谁让他们当初审批建筑资格的时候没审查好呢?”
 
    看到这些忠厚老实的工人们奋力的点点头,这小姑娘又接着叹了一口气,继续跟他们支招到:“你们没有走一些极端的讨薪的老路是正确的。”
 
    “用跳楼,自残的方式,是能很快的将有关部门的负责人给找出来,但是你们自己的性命不就是命了?”
 
    “我是极其不建议这种行为的。”
 
    “当然了”说到这里的小警察又压低了几分声音:“你们现在一时是痛快了,但是最终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吧?”
 
    “我跟你们说,你们找错地方了。”
 
    “来,记个电话,12333,劳动监察局的电话,免费的,他们就管这个事情。”
 
    “还有,丰台社保局知道在哪里吧?你百度一下,对,去找那边的人带好每个人的资料,去申请劳动仲裁。”
 
    “嗯,虽然这个过程要慢一些,平日里大概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处理完。”
 
    “因为你们这种讨薪群体的特殊性,估计会给加急,正赶上过年,年前肯定能给你们把钱给要出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一群小黄帽那是连连点头,其中领头的那个还一字一句的将关键点给用手机中的记事本写了下来。
 
    而这一小群体之中正在进行的事情,自然也让这位小姑娘的随行的同事给看到了。
 
    这位有些血勇的小伙子,瞅着自家派出所的头头,正在跟那个粪球李主任调查情况的工夫,就将头悄蔫蔫的凑了过来,跟那群工人们的中间就扔下了一个重磅的炸弹。
 
    “小姑娘就是心软,她教你们都是白的。”
 
    “按理来说吧,干我们这一行的本不应该多说这一句,唐雎,你们知道吧?”
 
    刚说出这句话,这小片警就有些后悔了,他后悔的不是给这些工人们瞎出主意,他后悔的是怕这些工人们不知道唐雎是谁。
 
    谁成想,在这群灰头土脸的人当中,一个带着厚玻璃瓶底眼镜的工人十分淡定的一扶圆镜框,说出了正确的答案。
 
    “唐雎,幸不辱命。”
 
    “对对对!”年轻的警察诧异极了,当他望向这个神奇的建筑工人的时候,对方仿佛是清楚他心中所想一般的,腼腆的笑了,回给这位小警察一句:“我好歹也是民大文学系的学生,这
 
点粗浅的知识,我还是听说过的。”
 
    一下子就把警校毕业的一男一女给惊楞在了当场。
 
    那这位同学,你干嘛来工地搬砖?
 
    当然是因为赚钱又自由啊。
 
    ……
 
    工地上的起起伏伏人生百态,就像是一个小社会一般的汇聚了如此多的酸甜苦辣。
 
    只可惜提早回程并且直奔着饭馆而去的顾峥,并没有见到如此多精彩的故事。
 
    现如今的他,一心都扑在了中午吃什么的念头之上,要说市里吃的东西还真就比星光影视基地那个远在大兴,孤悬而至的地方要多多的多。
 
    但是架不住,在影视基地里边,还有一个号称五星级的梅地亚酒店啊。
 
    那里边除了对外开放的员工餐厅之外,还有一个名为山水间的酒店自带的点菜餐厅。
 
    专门为在这里居住的酒店客人,以及深夜录制完节目腹中空空的台中工作人员,提供一些相对精致的餐品。
 
    而顾峥,为了避免迟到的麻烦,就将吃饭的地儿给定在这里了。
 
    没准他们运气好,在吃吃喝喝的时候,还能见到几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主持,选秀歌手什么的。
 
    就权当是秘境探宝,惊喜刮刮乐了。
 
 948 冷大夫你严肃点!(我的第一任老公和菊花茶的打赏加更)
 
    专门为在这里居住的酒店客人,以及深夜录制完节目腹中空空的台中工作人员,提供一些相对精致的餐品。
 
    而顾峥,为了避免迟到的麻烦,就将吃饭的地儿给定在这里了。
 
    没准他们运气好,在吃吃喝喝的时候,还能见到几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主持,选秀歌手什么的。
 
    就权当是秘境探宝。
 
    而在确认了吃饭地点之后,顾峥也不犹豫,将这一消息发送到了丰台分局的朋友圈之后,就提早一步离开,踩着自己的jeep车就直奔着阜外医院而去。
 
    那边,刚刚结束了例行查房的冷大夫,正在大门口翘首以待,现在的她因为与顾峥之间的关系暴露,竟是连回公寓拿衣服拿车的行为都不敢有,唯恐被家中那个最麻烦的老妈给堵在了当
 
场。
 
    所以,当顾峥缓缓的将车停在冷霜面前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副凄惨的景象。
 
    从来都是外表光鲜的冷大夫,攥着她那件有些皱皱巴巴的大衣,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流,让这位以冷清时尚形象示人的姑娘,原形毕露。
 
    她顶着冻得有些发红的小鼻头,对姗姗来迟的顾峥抱怨到:“你怎么才来,比约定好的时间晚了这么多!”
 
    坐在车上,穿的暖暖和和的顾峥却是一下子就笑出了声,他将副驾驶的门打开,朝着这位暂时的同居密友招了招手,招呼道:“那还不赶紧上来?有你抱怨的那会子功夫,你都进车里边
 
暖和过来了。”
 
    然后这位心大的主儿,顶着冷霜那控诉的小眼神,就将车给发动了起来,一边从医院大门中盘转出来,一边给冷霜解释今儿个他为啥个迟到了。
 
 
版权所有:趣彩彩票下载客户端,趣彩彩票手机APP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